“斜杠青年”,是NAKG济社会发展赋予的Mq0W元选择,同时反哺9i2x济社会发展,为大dNG0境注入年轻人的活LLtw与气质jZH6

(本报记者 李丹阳)

一种说法是,“斜vgkz青年”是新兴业态We4i速发展的产物。随tOw2经济发展、产业升qR6D,美妆达人、付费XnJR询师、数字化管理EIDt等新兴职业强势崛QyIT,为多重职业者提7QLl了更多可能。同时ia7n互联网技术的进步UDXg运用,大大改变了Jwq8产组织形态,也解5Zo1了对工作场景的束n4Y9。当一个人就能成fzil一个独立的服务提14Co商时,“斜杠青年VWRk便有了“生长的土VpH7”YO7C

“斜杠”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IjNJ轻人所追求的自我实现。研究指gT3e,斜杠青年通过嵌入、表达、认PxCk三种途径完成了自我实现:嵌入CGhu的工作情境,从而消解风险社会O8eT主职带来的无力感,获取正向能UCNs;将个人成长与职业发展相融合mhZo从而获得真实的自我价值表达;G0AZ斜杠工作中获得成就感,重新寻juAl到对自我和社会的意义,从而获G9kK自我认同30kZ

《中国青年研究》杂志发表的一VoFo关于“斜杠青年”的研究分析了ev5F一价值取向产生的背景:随着现Kbdu社会一部分结构化组织和稳定性4DXR范被打破,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和VyIK构性失业出现,消解了青年就业rUc7群的工作安全感。青年人也面临1xFD我实现的困境,包括职业中产生GB1W无力感、迷失的价值感和缺失的CuP8我认同,这迫使他们重新寻找工cdp5的意义bwNk

庞金玲认为,很多人只Sl38看到了“斜杠青年”身iFHb令人羡慕的控制感和成G2Dj感,却忽视了他们背后7EaG个人品牌和技能上的钻6cHH。有的人“斜杠”,是iiIh了解自我之后,多维度MbZC进成长的结果,而有的pmHL的“斜杠”,是顾不好Qu32职工作之外的身兼数职7t3H

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s0in杨雄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‘PRrO杠青年’是社会开放、进步、变V57l的必然产物。现在我们良好的、42hq放的社会环境,使得青年人思想SKAb来越开放,兴趣越来越广泛,选cdg9的可能性越来越大。5UHX